西安之行

借出差的东风,才如愿降落到西安这座城市。降落前的几分钟,满眼都是蓝色铁瓦的屋顶,躺在平坦的高原上,远处是可见的崖,远处是一片高原一个崖。

对于西安最初的印象是美食以及五千年的文化,对于吃还是有很多的期待。

安顿好酒店,已经是午间的时间,冒雨进了最近的小店,问起什么是最地道的西安美食,服务生一脸懵懂,随便点了大家耳熟能详的米皮,由于她实在不知道如何推荐,就索性要了一碗面;后果是没有吃饱和西安味道没有捕捉得到。沿着店绕过去是一片的店铺,汇集了天南海北的特色招牌,除了拉面和包子外,其余的店铺生意并不火爆。就餐的人不及云南的粗犷,也没有生活在北京人的吃饭的急急忙忙,倒是有点像受某些规则规范之下的小心翼翼和慢著就位。风风火火的落座和吃法想必是格格不入甚至归为一个笑谈。

或是阴雨初歇的缘故,街上繁密人群罕见;即使在西安古城上除却游人之外,也是如此。记得和一位从深圳返回西安的IT人士聊天,主要的原因还是要离家近一点,且西安的待遇并不出此前的逊色。反倒是房子和发展与生活都可以三者更好的兼顾。此前十多年间的外资引入及国内资本的涌入,其经济发展的预期稳步提升。在高新技术区周边也可以见到闲置的整栋的安置房,而另一侧是热火朝天的在建工程工地。每天大批的劳动者涌入高新区,晚间又从高新区流向各个地方。所以也可以理解寻找一些特色且拥有时间验证且存活下来的美食之所在相当的不易。

其实用安逸来形容和陈述除北上广深以外的其他城市都不准确和过于生硬,忽视了它们适宜生存的人情味。第一次见到一个店里的店员每一位顾客进门后都问吃没吃过,唯恐你吃的次序 方式上出现错漏之处。顽童吃到中途跑出去耍了个够,回来时餐食就在那里。哪怕是喝不到本地的啤酒生出多少遗憾品不出曾经的味道还赖着不走也没关系,任由你看人来人往的百态民风,任由你做些诉说这芥末油各种不纯粹。其实,不一样的,所谓不纯粹的才是本地的风土。抱着期待的,注定难以发现最真实的本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