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看三更

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三更之前的全部材料尽全散失。有的只是残存现在可见的第一个序引。之前不敢去写得原因大抵都可以用乏善面对的勇气来遮掩。在最初的想法里面,其实是个很悲凉、很不讨喜的一种表现形式和陈述方式。而且自身对于这个话题的忠实程度,坦诚的讲当时是觉得当时的心境是不能匹配这样的冷沉和苍凉。所以就畏惧的避免去触碰。所以在早期的时候一直是想想写写,反复的调整大纲和主要的双线脉络。最后,让这些东西都随着服务器的到期,一并流失掉了。有些可惜,但是也是好的一个开始。
也是这些陈旧的大岗、顾虑的远去,让畏惧也渐渐的变淡。开始重新去思考将要表达的半暝的适宜的方式。比如说要不要把当下俗套的东西放很大的篇幅去做铺陈,还是用不俗套的东西快速冷冻情感的细微度,都还没想好。但是,这个冥顽的老头总是要给些看见希望的哪怕非常弱小的瞬间。

棕榈花

来,这不是远望的密密麦穗;
虽然没有或淡或浓的香气,
但是,且近;
在无论多高、多尖锐的外表,
唯独的绽放 垂下
这无闻的花

宽肥丰满则甜
圆浑瘦长则苦
待得入了药才去正伊的名
摆出一副鱼籽的样
人类还要怎样

四季啊
都有4月和5月份
且开 且开
自是珍惜的
都在柱头

三更半暝 1

街角的繁忙几乎就是在一瞬之间消失了,没有了车来车往,没有了叫卖的小贩,也没有哭着走过这里的孩子和老人。似乎一切就这样归集于沉寂。地上的蚂蚁在默默的搬起一小块碎了的面包——或者是一小块火腿肉,或者什么都不是,反正很珍贵的,驱使蚂蚁慌慌张张的赶路,居然没有注意到四周没有车,也没用人。等等,或许说没有人是不对的。谁知道呢,似乎没有人看见,因为周边没有人,这,毕竟是一个谁都需要接受的事实。不知道在这个荒凉的地方站了多久,似乎是刚才,也似乎是很久。

忽然的寂静,来得还是有些突然。让一切都似乎变得怪异。人都去了哪里,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只有蚂蚁,而且它也是这样的慌乱——以前的蚂蚁至少还有些从容,组个团,排个队,互相搭把手,拖起心爱的东西,一起回到洞穴里。为什么,只有单个的还是这么慌乱。这周围也没有别的蚂蚁;而且那蚂蚁本来也很粗壮,来了任何一只都不会是它的对手。

风,微微的风,吹起来了。微风贴着地面,打了个旋,又撞见了墙,给了蚂蚁一个还算温和的问候。黑蚂蚁,停了一下,紧跟着风走过的轨迹,也远远的赶过去了。蚂蚁走的线路是曲折的,先向西,然后又朝向东。似乎发现是被某个人跟踪了,摇摆的要摆脱,只是那个食物确实有点重了,它顾不得回头看看。

地上还有带着口水的瓜子皮,也有大小不一的橘子皮,被狠狠踩的烟屁股。沥青的路面有点脏了,也被磨得有些发白。在下面的砂石有些不情愿的要摆脱这里,挺直了身子,却被后面的砂石拖住了手脚。而且不只这一两个,贴着地面远远的望过去,有这样想法的砂石不在少数。波澜起伏,相对于那只蚂蚁该是这样的感觉。刚才的风应该也不是平缓的擦过地面追着蚂蚁,而是起伏起伏的吹了很久,却也撞到了墙。如果那只硕大的蚂蚁,恰巧躲在几个抱团的砂石后面,至少不会打个趔趄。

树的叶子被那阵微风惊到了,终于发出一点声响,然后复归沉寂。微风还是好的,没有尘埃——至少看不见尘埃,而且不会惊吓到任何事物,充其量仅仅是摇上一摇,摆了一下,又可以回去。叶子的脉络似乎印这样的运动有了粗壮的模样。树一天天的在长高,在哪里都一样。只要给了水,甚至肥都不用。它可以把砂石身上的脏东西洗褪并且消化掉——沥青除外。砂石不清楚这样的奥妙,如果知道,它应该沉到地里,无限的去接近树的根,树根会回应它的呼唤的。它们尽在咫尺,只能相望。中间隔着的是漫长的空气。

树边上围着一圈水泥砖,里面是狭窄的土,风吹不到,因为它躺在深深的洼处。应该是很久都没有人浇水,土地板结,7级大风也卷不起一粒尘埃。如远处墙上的瓷砖一样结实。——那是瓷砖?!哦,天啊。那么说,贴了瓷砖的地方至少是一间屋子,里面或许有个什么人之类的。至少会有一个人。你不觉得吗——不然谁会把瓷砖粘到墙上,需要搅拌水泥、沙子,还需要用水,还需要把要粘瓷砖的地方泼上水,确认它潮湿了。对,那里或许有水,感觉少点什么,是水,是的;不说话也会口渴的。

两地,1282公里 1

Ella:
很感谢你来,在白色的来苏水的房间里陪我等待,给我打气。短短的几个小时,说实话,送你走有很多的不舍。你还有task要focus,一夜的行程,辛苦你了。
当时没有答应你的表白,不是说你不美丽、优秀、温柔,坦诚的讲,我是心动的,只是我心里还没有完全放下她,之前我也和你提起过她;有的时候觉得被伤的太深了,都闻不得女人香。你的出现一点一点的打开我的心扉。我拒绝你,是觉得如果答应你,是对你的不公。给我一点时间。让我理理自己。你身上的理性、直接都很吸引我,我不会掩饰对你的喜欢。
如果我们确定恋爱关系,可能会短期面对两地的问题,可能会面对你家庭对年龄差距的反对,于你会有很大的压力; 我也希望你认真的考虑。如果确认恋爱,就是奔着娶你,过小日子,好好的生活,共筑一个家。我不想再在爱情里做选择,爱就要爱一辈子,永不言分。
如果这期间遇到可心的人,你要抓住。
在你面前出现的时候,我就是为与你生死相依而来。
在你包里放了水,在车上好好休息,路上注意安全。

还是决定把这封信公开,虽然并没有写在纸上,只是在微信里面传递着。那时你是在回去的列车上。我不知道你看到这些文字时的情绪会怎样,不敢去猜,也不忍去想。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离别,也许是最后一次。
我对着远方的火车站的明亮的灯深情凝望,看着那个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如同这春季里的风一样,一丝一缕的都侵入我的肌肤。
微微的张开口,想要说点什么,对着空气,却是什么都无法表达出来。
苦笑一下吧,这是春天里最开始的那个苦涩。

蝶儿

挥舞或煽动
翅膀,可以遮住天上的云
宠一缕花香,于空气外
和娇嫩的花瓣,凝望羽翼

飞,或许路是千山
或许是晨曦的光影,
于是岁月的斑斓 印记,
于是,这美丽的蝶儿……

一卧茧衣比对这岁月长河,
星河流徙,雨露风和,
铺陈,守护这绿色的山丘草原花木,
待你醒来 入眼锦绣 清香迎面

果香菊

你路过的时候
还在土里平凡的露出嫩芽
嗅嗅没有土气的空气
和你
溅落的尘世

数了一百个数
睁开了眼 金色的瞳仁
俯瞰几十厘米距离外的大地
或许是贪婪的呼吸
垂成白色的裙裾

你路过
说,漂亮的母菊
我不言 你认错了
其实 我是那时那个
还羞怯的嫩芽

豌豆

童话故事里
大家喊你公主
内心和衣服
都是生命的颜色

绽放花几朵
都是红白互和
似那美丽姑娘
红红嘴唇 白皙面庞

尘世秋里忙
躲往豆荚藏
四方收获色
且把青春颜色坚持 倔强

烈日风干都经历
晨昏轮回 周而复始
某天 某人
才识豌豆黄

收获
才是 金色绽放的时节

辛夷

在乎冬季 期春天花綻放
在乎春季 盼夏天葉濃綠
在乎夏季 等秋天干挺拔
在乎秋季 待冬天枝疏離

跌落的枝頭
已輪轉一個完整四季
被裹上了白紗
火烹水煎
治 誰的鼻炎

茳芏

识得季节的更迭
在每一季最开始的那一刻
伸展啊,延伸
想看见、遇见那个相识的
该有的样子 或者年纪

开了花,复还是及不得美艳
于是亦也惭悴 闭出一身分锋芒
那么不堪 秋冬一来
窮窮立着 三角中空
身后是一片沃土 也罢
空了身
还是柔软的躺在大地上

茳芏
还是那个 你要查字典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