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19

雹子和雨说,我有了你的孩子。
雨都不信。
大雹子就变小了,成了小雹子。
还真是自己的孩子。
没等雨疼惜娃呢,小雹子就化成水了。也就是没等着捧呢就化了。
后来,人类觉得这句话好,就有了“捧到手里怕化了”的俗语。
雨不屑,就显摆自己有手么?!
捧到手里有什么用!
雨嘟囔着进了山,山里远望着就雾气罩罩的了。

雨进城。
下着下着就有了雨声。声不大,下点雹子?那就下点。雹子越下越大,从小雹子到大雹子。
树说,多年了,还痴情个啥?
雨说,胡说。我就是演奏个音乐。还说,城里地硬。还说,城里没庄稼。
说完,就下雨。
不下雹子。
落泪,到婆娑细雨濛濛。

雨下了很长时间,下到后来就开始哭,哭声和黄豆落地的声音差不多。
黄豆就生气了。凭什么像我,学我为什么。生气!
雨也不管,哭声更大了。
黄豆躺地里也不言语了。
后来,黄豆发芽了。
雨也不哭了,也不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