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花

自视恋乡又怀旧
见过江河湖海
——错了,是江河湖沼
那些水啊,
或清或混,浑的有黄,浑的有褐
水里也生青蛙,
水里也养泥鳅,
小的时候,你都看不见他们,
一转眼就声震了天,
一转身就长过寸余
于是啊,
就从小小的芽草,
也长了高高,
也绣出了花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