鲫鱼藤花

或是藉了这名;
越看越是如名
一树的鲫鱼
从下至上,又左有右
对对的

黄花广岐。

————-

这一日,所见植物都是黄花。初春,植物园里半坡嫩绿衬着都是粉色的桃花,黄色的仅是一树菩提。
黄色也是偏爱,却再今日乏善官感。蓼子朴广布北方干旱的山丘、草原荒漠地带,这鲫鱼藤常见与云海城市灌木,一北一南,隔山隔水又隔海。此刻心境忽如这自北向南的一场飞行,飞机之上是轰隆隆的鸣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