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之行

借出差的东风,才如愿降落到西安这座城市。降落前的几分钟,满眼都是蓝色铁瓦的屋顶,躺在平坦的高原上,远处是可见的崖,远处是一片高原一个崖。

对于西安最初的印象是美食以及五千年的文化,对于吃还是有很多的期待。

安顿好酒店,已经是午间的时间,冒雨进了最近的小店,问起什么是最地道的西安美食,服务生一脸懵懂,随便点了大家耳熟能详的米皮,由于她实在不知道如何推荐,就索性要了一碗面;后果是没有吃饱和西安味道没有捕捉得到。沿着店绕过去是一片的店铺,汇集了天南海北的特色招牌,除了拉面和包子外,其余的店铺生意并不火爆。就餐的人不及云南的粗犷,也没有生活在北京人的吃饭的急急忙忙,倒是有点像受某些规则规范之下的小心翼翼和慢著就位。风风火火的落座和吃法想必是格格不入甚至归为一个笑谈。

或是阴雨初歇的缘故,街上繁密人群罕见;即使在西安古城上除却游人之外,也是如此。记得和一位从深圳返回西安的IT人士聊天,主要的原因还是要离家近一点,且西安的待遇并不出此前的逊色。反倒是房子和发展与生活都可以三者更好的兼顾。此前十多年间的外资引入及国内资本的涌入,其经济发展的预期稳步提升。在高新技术区周边也可以见到闲置的整栋的安置房,而另一侧是热火朝天的在建工程工地。每天大批的劳动者涌入高新区,晚间又从高新区流向各个地方。所以也可以理解寻找一些特色且拥有时间验证且存活下来的美食之所在相当的不易。

其实用安逸来形容和陈述除北上广深以外的其他城市都不准确和过于生硬,忽视了它们适宜生存的人情味。第一次见到一个店里的店员每一位顾客进门后都问吃没吃过,唯恐你吃的次序 方式上出现错漏之处。顽童吃到中途跑出去耍了个够,回来时餐食就在那里。哪怕是喝不到本地的啤酒生出多少遗憾品不出曾经的味道还赖着不走也没关系,任由你看人来人往的百态民风,任由你做些诉说这芥末油各种不纯粹。其实,不一样的,所谓不纯粹的才是本地的风土。抱着期待的,注定难以发现最真实的本真。

阿猫阿狗

猫总是很怕冷,冬天就赖在热炕头,舒服了就舒展开腰身,小寒冷就团成一团,搂着尾巴,护着脸。

狗也很怕冷,冬天也喜欢在屋子里暖和的地方趴着,身体紧紧的团着,下巴抵着地面。

不同的是,乡村的家猫家狗一个在炕上,一个在地上;狗大了些,就只能在室外了。

小猫抱来的样子,都很丑,类似瘦骨嶙峋,半哭声的喵叫诉说着离开母亲的忧伤。也不太爱搭理人,总委屈的蹲在墙角,泪水漫脸,直到呼声大起。纵然人对它友善备至,它还是警觉的躲开,用力的挣脱捧起它的手,悻悻的离人远远地孤独的蹲下。眯上眼都是哀伤。

主人都会将好吃的饭食端给它,它在饿极了才会趁人不在的时候去偷吃几口,大快朵颐之后,拖着弱弱的身子,继续在角落里睡去。

它提防人,大抵是担心被再次抱走,离开刚刚熟悉的暖窝。

小狗刚抱来,毛茸茸的一团,不论是谁抱,都会欢喜的摇起小尾巴,胖胖的身子在你身边不断的蹭,人走开,就摇着尾巴跟过去。在边上一叫,就颠颠的向你跑过来。

白天新抱来的小狗都很欢喜,晚上偶尔会被离开母亲的忧伤唤醒,委屈的哼哼两声。钻在鞋筒里,睡到天亮。

小猫小狗对小朋友都是友善的,无论娃童使出浑身解数百般“折磨”的恋爱,小猫小狗都顺从着忍耐,不伸出利抓,也不张开藏有锋芒牙齿的大口。它们或许知道,或有意让小孩子在这个过程里面学到一些它们曾经经历和获得的怜爱。

相比小狗,小猫总是有些瘦弱和胆小,离开猫妈妈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是在沉郁中用尖刻的叫声呼唤失去的母爱,打发日子。慢慢的随着日子久了,或许对陌生的食物有了熟悉,它已适应环境的安全和善意,开始大摇大摆,顺从自己的情绪,或睡或动。倘若与人更亲近了些,哪怕是一根毛线也会让它快乐许久,也借这样的时机,和人达成一种亲密的默契。人在劳作,顾不得与它戏耍,它会开始顽皮的用爪子拨弄你的衣衫,呼唤你的加入;人无暇顾及,它就自娱自乐,用肉蹼前尚不锋利的爪子打扰你的工作。反正,它的开心,是那一时刻最为重要和珍贵的事情。动得疲累了,就一跃在垫子上卧然睡去,或者趴在你盘坐的腿间,鼾声大作,安然睡去。人动让它不得不从梦乡醒来,大抵上都是站起来,极不情愿的伸个懒腰,然后再去寻找相对更为温暖、可酣睡的所在。

到了吃饭的时间,循香而来,在人刚放好了炕桌,它就第一时间钻在桌子底下,等待开饭。菜饭落定人满席,它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在最信任的人旁边,蹲坐那里,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人的嘴巴。你夹起了一块肉,它就已经盯上了,直到将肉放进嘴里,眼神一刻不曾离开。在肉被放入嘴里,那眼神就有了一些失落和期待。它不会摇尾巴只会盯着你看,一脸热切的渴望,你总不会拒绝。若是你自顾自的吃个不停,它多半会急得伸出爪子来,去抢夺你筷中的食物。你放下了食物,得其所好久回衔往一边几口下去,吃完再回来;若不如意,就轻啜一下,品了滋味,继续索食。

狗再小,也大抵不会有炕上的待遇,一般都是在底下,不停的摇着尾巴,眼神期待得似乎已经有了口水——证明你吃的食物是多么好吃,倘若人半天都没有及时的呼应,就会把头侧向一边,似乎在问“为什么还不给呢,有点不够意思了吧”。将食物抛过去,太小的小狗基本会用鼻子寻找上一会,稍微大点就会用嘴接住。狗是不挑食的,在它哪里似乎都是美味,或许这是对主人和人类最高的信任。

小狗是怕冷的,抑或是对温暖的无限眷恋。暖暖的所在,该是狗对母亲最笃定的眷恋。温暖,才是安全。出生不久的小狗尤甚,在冬天的屋子里想尽一切办法寻找温暖的所在,钻进灶膛也在所不惜。早晨起来,遍寻不着,它掐着时间从灶膛钻出来,隔着一层炉灰,用清澈的眼睛望着你,边摇着小尾巴。一夜里它如何熬过似乎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尾巴摇起的是它见到你的欢喜。

阿猫阿狗在岁月的督促下,一起长大了;一个更孤傲,一个更温顺。猫以王者的姿态,来去自由,毫无羁绊,遇见你充其量是蹭一下,然后就自顾自得卧着酣睡,面对叨扰初期尚可承受,晚期多半会不客气的伸出利爪以示警告。可能在外面一片的奔走,或许有很多的不如意和不尽如意,它无从排弃,抑或于它的生活中的过往使得它难以释怀。包公的传说,如果它记得的话,那也就不奇怪它的表现。狗不会如猫那般孤傲,看见熟悉的人会不停的摇着尾巴,如果久未相见,也会记得你的味道,跃起张开两个前腿攀着你的肩膀,伸出舌头就是一舔。在它还小的时候,人的善意,它全部都记得,记得很深,不管你走了多久多远,一旦遇见,就是相逢。尽管你可能不会有更多地时间与它相处,它还是会望着你,深情眷眷。狗的世界里的思想是怎样的,或许只有狗自己知道。汪汪几声,聊作倾诉吧。

西行漫记

10月的尾巴,正是变得清冷的时节,往西走,冷气甚重,不觉身上的衣着显得单薄。

火车抵达呼和浩特的时间是早晨的9点,斗大的太阳挂在天上,坐在出租车里依然还是瑟瑟发抖。

这个城市红绿灯很少,他们只集中在繁华的路段,大部分的路口都没有红绿灯。只看马路上的人左顾右盼的张望车过来没有,试探着要冲到对面。马路上的车都开得飞快,出租车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左旋右转急刹加速都稀松平常。但是很少有事故发生,可能司机和路人都习惯了,并已找到无红绿灯下的平衡相处之道。

凯德mall前的马路边有3位卖缝补手艺的人,2女1男,年龄都在60岁以上。时间正是下午2点多,出入mall的人并不多,他们的生意也罕有人照顾。他们做的是类似破被子的棉垫,已穿上了毛衣毛裤,身子的外侧就是马路。时常有自行车从他们身边擦过,机动车是没有的。这里的公交车都是停在距离路沿一米开外的地方——尽管公交车站是在马路沿上。20分钟里,只有以为年轻的女士从一位女手艺人取走了一只靴子。

我穿越了5个街区,找到了1家真正的邮政网点,想购买明信片,但是被告知“没有听说过”。另外的两处挂着邮政标识的网点,一家是专门出售音像图书的,另外一家已经被拆得破破烂烂,里面的人说去3个街区外的地方试试看吧。

临街的小店的牌匾大都落着厚厚的一层尘土,罕有人清理。很多牌匾的灯箱都被打碎,裸露着里面碎裂的灯管。我很好奇,店家都不去修补的原因是什么;但是店家都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

走进一家小型超市,我被后面两个人吓到,我听不懂他们的方言,但是她们一直跟着我,嘴里说着些我听不懂的话。后来我才明白,他是问超市是否招人,我仓皇的溜出来,也没有买到一瓶农夫山泉——小超市里也没有农夫山泉。

街道两边的老楼背后都屹立起新的高层楼盘,放眼望去都能看到建设中的楼盘。全国楼市的火爆,也让这个城市楼房的价格水涨船高,市区6000多已经算便宜。在新建的呼和浩特东站附近,一些楼盘已经开出8000多的价格,并且,抢购一空。曾经被广泛报道的鬼城距离呼和浩特只有两个小时车程。

晚间城市的街道变得拥挤。马路上私家车占到80%,其余的是出租车和公交车,还有行驶在人行道上的自行车和电动车。高峰时点,打车是困难的。如果运气好,是可以拼到车的。出租车师傅说,只要乘车人允许就可以的,不然赚不到钱。

猫的故事(2)

北方的冬季来的很快,在秋天刚漫过只剩下庄稼茬的田地之时,泛黄的树叶已经堆满了马路两边的沟壑。数十年前,第一次等待上场的大雪很可能已经在来小村的路上了。

村里各条小巷和巷子两侧的院落里堆的都是收割下的庄稼秸秆。老鼠乐意在这人造的巢穴里做窝,猫也就自然的愿意探索来了多少客人,它们又藏在了哪里。

于是,常见的景象是猫在秸秆边上时而踱步,时而伸长了鼻子在某处嗅个不停,时而用尖锐的爪子挠碍事的秸秆,试图能更接近猎物。往往有些胡子受损的猫会不顾及缝隙的宽窄就贸然进入而被卡在秸秆里,只能等着你循着声音去解救。老道的猫则经验丰富,若进去就能从容的出来,若不屑,就大步的走开,躺在珍贵阳光尚能普照之地,晒上一晒。

这个季节的猫白天多半会在外边整日不归,到了张灯结彩才踱回家中。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大规模猎物的出动,另外一方面可能也是珍惜这冬日降临之前宝贵的日光吧。

猫大抵上是喜欢温暖的——至少北方的猫如此。顶着寒风归来的猫,会紧挨着蹲在灶间烧火的你坐下来,将尾巴盘在臀部,头贴着你的身体,眼睛望着红红的火焰,鼻间轻哼着鼾声,似乎是在说“终于暖和了一点”。

如果正盘坐着,猫就会毫不客气的跳上膝盖,趴在盘坐的腿洼里,背对着灶洞红红的火焰,酣然入睡。把腿压麻了,它会睡的正酣,托着它站起身起来,它会睁开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你,“人家睡的正安稳呢”。将保持睡姿的猫安置在热炕头,它会不安分的爬起,打着鼾声,蹭着手不停。终究还是有人的事情要做,转身离开,它就悻悻的蜷起身形卧在热乎而温暖的热炕头了。

待晚饭时间,猫就循声围着饭桌绕着穿梭不停。无人递来鱼肉佳肴,就会一只前爪搭在炕桌上,面向着夹起来快入口的肉喵喵叫个不停。如果还是得不到响应,就会抬起爪子够了。悬在空中的爪子,不够精准的反复挥舞,再加上充满期盼的眼神,可爱至极。

炕头虽暖,也抵不过寒风吹,猫是深谙此理的。人睡觉了,猫就离开热炕头用头努力的钻进被窝里——不管你被角掖的多紧密,它都能钻进去。如果你将钻进被窝的猫赶出去,它会甩出一个哭腔的“喵”给你,且记仇的“永不再来”。

不只钻进被窝那么简单。前半夜猫会“蒙头大睡”,开始会盘着腿,热了就四角伸开,人身子若动了一下,它的四个爪子就开始发挥功用——抵着你的身子——以防人压到它。实在热了,就会钻出个头来,和人一样枕着枕头,双眼合闭,对着人打着舒服的鼾声,一脸惬意。

早晨起来,猫枕在枕头的中央,人枕在枕头的边缘。

人起来,猫也起来。等着开饭,等着大地被温暖的阳光照耀。

猫的故事(1)

春天渐渐的的近了,院子里的野猫在小区的树上和简易棚上玩耍嬉戏,见到人总是会驻下足来观望打量一番,似是在辨认是否识得对视的人,不管是否认得,她也会一分钟内调转方向,忙自己的事业去了。

也有喜欢静的,就自己抱成一团,趴在窗户护栏外面,惬意的晒着太阳。舒服的美起来就坦然四脚朝天,毫无顾忌。

这些猫,身上多半都满是尘土,甚至伤痕累累,自在是有的,孤独更是有的。

小时候家里养的猫,因为我们的顽劣总是逮着她抱在怀里,然后拍着她希望在怀里酣然成眠,甚至鼻子里打起鼾声。但是猫总是很反对,坚决不睡,一有机会就趁机脱逃掉,跑到院子里,然后越过高墙,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看着她不见的身影,小时候的心理是很怅然的。

幸好是小孩子,猫才不会反抗,并伸出利爪挠人。人大了些,期冀猫听话再重复这样的举动是很有风险的,猫会毫不留情的在皮肤上留些记号,甚至流血。猫是有灵性的,无论大小,都知道对待多大的人应该怎么样做,应该如何去保护自己。

姥姥家的猫比较奇特,一不象别的馋猫一样会眷顾美食而舍弃旧家,二是有绝代的本领并呵护幼崽。那时的年景,人的粮食并不宽裕,富裕的人也不见得可以吃上十成全粮的餐食。猫的日子,从粮食上说是更凄苦一点——总不会超过人;因为粮食本来就少,老鼠也就很少。她是一只女猫,在下了一窝小崽之后,就时常会刁一些老鼠来喂小猫崽。人会嫌弃她刁回来的老鼠,无论死活,她就把老鼠放在柜子底下,如果是两只老鼠,就横向并排起来,超过四只老鼠,就纵向叠在上面。有时刁回来的老鼠个头小些,肯定是活的,号召窝里的小猫出来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她看在一边,防止老鼠溜走。小猫崽开始多半是怯生生的,不敢去咬,但是走进老鼠老鼠还是会怕的仓皇意欲逃走,小猫崽就以为这是游戏,就摇摇晃晃(还走不稳)的跟着老鼠玩。这样的游戏通常会玩很久,大猫就怜爱的在旁边看着孩子们玩、守着。玩腻了,就把老鼠咬死分给几个猫崽吃掉。

小猫被人抓走,大猫通常都守在门口拦着,她没有足够的力气能拦住人的脚步,于是就绕着抱着猫崽的人大腿不停的转圈,“送”出好远好远。“送”走一只,就回去舔余下的猫崽,很就很久。她也曾经守在小猫崽旁,不准任何人靠近,大声的“呵斥”,用力的想伸过来的手挥舞平常藏在肉中的利爪。但是,那些猫崽还是会被人抱走。

空了的巢,她不愿意进去,就蹲在窗台上不停的喊,从太阳升喊道太阳落。三五天过去,累了的她,虽不叫了,却是一脸的哀伤。

为小猫打来的猎物——不仅是老鼠,还有麻雀——分开放在柜下,舍不得吃,似乎还在等着她的猫仔们回来。人以为她不吃了,就扔到外面去,她就再刁回来。如是再三,确信猫仔都不会回来,才吃了,嘴里和面部不是打来猎物时的威武神情。

后来,她又做了妈妈,又被别人抱走,又是数天茶饭不思的煎熬。于是柜子底下又会积攒起一些猎物。还会吃饱了就在炕上趴着、睡觉,哪里都不去;似乎那样可以冲淡思念和哀伤吧。

那一年,也是猫仔被抱走之后,她每天都会刁2-3只老鼠回来,叠放起来,一只都不吃。后来,自早上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姥姥说找了好多天都没有找到。

腐臭才让人想起柜底下的死老鼠,老鼠被一横一纵的码放得整整齐齐,足足有十多只老鼠。

谁都知道她为什么没有吃掉,又为什么之前那么卖力的逮老鼠。

黄瓜架下的七夕

节日于农村,是个要讲究有说道的日子。比起假期,要热闹有情趣些。假期农村的忙碌依旧,而节日无论多忙大家都会记得讲讲那些古老的传说,按照旧的习俗来演绎一番。

夏季的濡热总是很熬人。过了立秋,一早一晚凉风习习吹来就凉爽了很多。牛郎和织女相会的七夕就在这个时候。大人说,这天世界上所有的鸟类都会飞到天上去,用它们的身躯搭成桥,横跨银河,让守在银河两岸的牛郎织女一年得以团聚一次。

继续阅读“黄瓜架下的七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