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猫阿狗

猫总是很怕冷,冬天就赖在热炕头,舒服了就舒展开腰身,小寒冷就团成一团,搂着尾巴,护着脸。

狗也很怕冷,冬天也喜欢在屋子里暖和的地方趴着,身体紧紧的团着,下巴抵着地面。

不同的是,乡村的家猫家狗一个在炕上,一个在地上;狗大了些,就只能在室外了。

小猫抱来的样子,都很丑,类似瘦骨嶙峋,半哭声的喵叫诉说着离开母亲的忧伤。也不太爱搭理人,总委屈的蹲在墙角,泪水漫脸,直到呼声大起。纵然人对它友善备至,它还是警觉的躲开,用力的挣脱捧起它的手,悻悻的离人远远地孤独的蹲下。眯上眼都是哀伤。

主人都会将好吃的饭食端给它,它在饿极了才会趁人不在的时候去偷吃几口,大快朵颐之后,拖着弱弱的身子,继续在角落里睡去。

它提防人,大抵是担心被再次抱走,离开刚刚熟悉的暖窝。

小狗刚抱来,毛茸茸的一团,不论是谁抱,都会欢喜的摇起小尾巴,胖胖的身子在你身边不断的蹭,人走开,就摇着尾巴跟过去。在边上一叫,就颠颠的向你跑过来。

白天新抱来的小狗都很欢喜,晚上偶尔会被离开母亲的忧伤唤醒,委屈的哼哼两声。钻在鞋筒里,睡到天亮。

小猫小狗对小朋友都是友善的,无论娃童使出浑身解数百般“折磨”的恋爱,小猫小狗都顺从着忍耐,不伸出利抓,也不张开藏有锋芒牙齿的大口。它们或许知道,或有意让小孩子在这个过程里面学到一些它们曾经经历和获得的怜爱。

相比小狗,小猫总是有些瘦弱和胆小,离开猫妈妈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是在沉郁中用尖刻的叫声呼唤失去的母爱,打发日子。慢慢的随着日子久了,或许对陌生的食物有了熟悉,它已适应环境的安全和善意,开始大摇大摆,顺从自己的情绪,或睡或动。倘若与人更亲近了些,哪怕是一根毛线也会让它快乐许久,也借这样的时机,和人达成一种亲密的默契。人在劳作,顾不得与它戏耍,它会开始顽皮的用爪子拨弄你的衣衫,呼唤你的加入;人无暇顾及,它就自娱自乐,用肉蹼前尚不锋利的爪子打扰你的工作。反正,它的开心,是那一时刻最为重要和珍贵的事情。动得疲累了,就一跃在垫子上卧然睡去,或者趴在你盘坐的腿间,鼾声大作,安然睡去。人动让它不得不从梦乡醒来,大抵上都是站起来,极不情愿的伸个懒腰,然后再去寻找相对更为温暖、可酣睡的所在。

到了吃饭的时间,循香而来,在人刚放好了炕桌,它就第一时间钻在桌子底下,等待开饭。菜饭落定人满席,它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在最信任的人旁边,蹲坐那里,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人的嘴巴。你夹起了一块肉,它就已经盯上了,直到将肉放进嘴里,眼神一刻不曾离开。在肉被放入嘴里,那眼神就有了一些失落和期待。它不会摇尾巴只会盯着你看,一脸热切的渴望,你总不会拒绝。若是你自顾自的吃个不停,它多半会急得伸出爪子来,去抢夺你筷中的食物。你放下了食物,得其所好久回衔往一边几口下去,吃完再回来;若不如意,就轻啜一下,品了滋味,继续索食。

狗再小,也大抵不会有炕上的待遇,一般都是在底下,不停的摇着尾巴,眼神期待得似乎已经有了口水——证明你吃的食物是多么好吃,倘若人半天都没有及时的呼应,就会把头侧向一边,似乎在问“为什么还不给呢,有点不够意思了吧”。将食物抛过去,太小的小狗基本会用鼻子寻找上一会,稍微大点就会用嘴接住。狗是不挑食的,在它哪里似乎都是美味,或许这是对主人和人类最高的信任。

小狗是怕冷的,抑或是对温暖的无限眷恋。暖暖的所在,该是狗对母亲最笃定的眷恋。温暖,才是安全。出生不久的小狗尤甚,在冬天的屋子里想尽一切办法寻找温暖的所在,钻进灶膛也在所不惜。早晨起来,遍寻不着,它掐着时间从灶膛钻出来,隔着一层炉灰,用清澈的眼睛望着你,边摇着小尾巴。一夜里它如何熬过似乎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尾巴摇起的是它见到你的欢喜。

阿猫阿狗在岁月的督促下,一起长大了;一个更孤傲,一个更温顺。猫以王者的姿态,来去自由,毫无羁绊,遇见你充其量是蹭一下,然后就自顾自得卧着酣睡,面对叨扰初期尚可承受,晚期多半会不客气的伸出利爪以示警告。可能在外面一片的奔走,或许有很多的不如意和不尽如意,它无从排弃,抑或于它的生活中的过往使得它难以释怀。包公的传说,如果它记得的话,那也就不奇怪它的表现。狗不会如猫那般孤傲,看见熟悉的人会不停的摇着尾巴,如果久未相见,也会记得你的味道,跃起张开两个前腿攀着你的肩膀,伸出舌头就是一舔。在它还小的时候,人的善意,它全部都记得,记得很深,不管你走了多久多远,一旦遇见,就是相逢。尽管你可能不会有更多地时间与它相处,它还是会望着你,深情眷眷。狗的世界里的思想是怎样的,或许只有狗自己知道。汪汪几声,聊作倾诉吧。

《阿猫阿狗》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