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半暝 3

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不是应该有个合理的理由,或者一顿不愿发生和不想看到的争吵;然后才是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反正谁都不认识——至少面子和情感上都可以因为陌生而继续荒芜下去,直至被人忘记一直在血液中都有的亲密关系。反正这样的事情,或多或少每天都会发生,也不新鲜,也不罕见。何必呢,真的想不清楚为什么在荒无人烟的角落里,却连一个合理的理由和说明都没有。会不会有纸条,大褂子底朝天了,都翻不出伊利尘埃。没有道理,至少可以给个在这里的原因,接受总是可以的吧。都已经接受了,却还是没有理由。

是自己意气风发的离家出走然后走失了。老年痴呆那是邻居胖敦而不可爱的老太太的事情,怎么可以做出那样的傻事呢。不可能的。会不会家里已经有一堆人在找,但是他们却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早就说过,他们都这么大了,这样的小地方都找不到,不是早就反复的说,要关注细节,关注不起眼的犄角旮旯,保不齐就会有人把贵重的东西遗失在这里,不关注有怎么有机会捡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年轻人总是容不得老年人说他们的浮惑。一把年纪,或许不是宝了,没有用了,对抗不了岁月的沧桑,经不起一季的风雨,脆弱到骨子里的自卑,放下了自以为是,放下的还有啥,不知道了,树叶会长大,会落,然后明年还会挂在树上,嫩嫩的,喜人。

在门口站了这么一会,他不觉得冷,虽然是夏季的夜,他也不觉得热。胡思乱想把自己刻画成木呆的样子。脸上的皱纹和瘪下去的腮,在昏黄的眼珠意识里都不用去挂怀,他表面上的平静和夜的寂静并不是等号就可以关联,一个是真的安静,才衬托初自己平静下的汹涌和波澜,壮阔不了,因为哀伤不仅仅来自于无助,还有被放逐的孤单和自责。眼里的泪花捕获了空气的尘埃,然后带着它们加速的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是不是也可以被说一声了不起,成全了人和事之外的另外的琐碎得不会向别人提起的小事。

陌生的人会嫌弃指甲里面黑色的泥土,说那里面包含了细菌,包含了你这个人24小时以内的清洁状态和操守,哪怕是那个天天和你一样于田地里翻动农作物的人在发现类似、甚至一丁点的黑的尘土在你的指甲里蜷缩,他不用说话都可以传递那种鄙夷和感慨,同类相鄙是多么普遍,异类就不会,哪怕小猫小狗都踩到了狗屎人都不会嫌弃。人真是怪异的存在。唉,还好这指甲是齐整而且干净,白白瘦瘦的,有点艺术家的风范。他挥挥手,不是感觉风的键盘,而是要找找炫耀的旋律。没有人看,总要自己看见。还算满意,就是有些干瘪,不那么圆润,朴实无华。

是不是有点没心没肺,还是自己要想的事情给忘记了,需要确认什么事情了。是谁关的门,不对,是谁没有关门,没有随手关门,至少是。水龙头这么脏兮兮的居然都没有去主动清理,还有这门的木头要是不刷一层漆,风吹雨淋的早晚会朽掉,它不及塑钢和铝合金的。有没有人在,谁家的蚂蚁宠物都不管了么?起风了,可能会下雨,有没有收衣服。有没有把落花生收起来,干了就做不好水煮花生了,无论泡用上什么技巧都没有用的,甘甜滑润的要把关的是落花生的适度风干,被雨淋了可能会出芽子。没回家的有没有带伞。遇到雨树下待会就过去了,这风里的湿气不重,最多是下雨,不会下太长的时间;冒雨淋着会生病的;年轻人都好久不干活,那里禁得住这样的风寒;不生病的好,别听医生乱说,生病会提高人的免疫力——他咋不生病呢,都是骗子。我是不是生病了?什么病来着?他想到这个多少有点激动,这么关键和重要的事情,居然现在才想到。胳膊上有个针眼,有两个。针眼周围有点发青,是输液了,不能输青霉素啊,过敏。他的表情有点颓废,医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他就不知道了。对啊,医生去了哪里?不对啊,怎么会在这,醒了走丢了。这是哪,医院还是回家的路上某个小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