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here

或是藉了这名;
越看越是如名
一树的鲫鱼
从下至上,又左有右
对对的

黄花广岐。

————-

这一日,所见植物都是黄花。初春,植物园里半坡嫩绿衬着都是粉色的桃花,黄色的仅是一树菩提。
黄色也是偏爱,却再今日乏善官感。蓼子朴广布北方干旱的山丘、草原荒漠地带,这鲫鱼藤常见与云海城市灌木,一北一南,隔山隔水又隔海。此刻心境忽如这自北向南的一场飞行,飞机之上是轰隆隆的鸣延。


看这一眼望去的贫瘠
甚至也土到家的荒漠
凉的心,
都有了秋夜的深寒之感
低了身
偏是白昼积攒的一丝余温
撑起了绿
所以————
如芽单调的叶
绽无数多嫩黄的小花

自视恋乡又怀旧
见过江河湖海
——错了,是江河湖沼
那些水啊,
或清或混,浑的有黄,浑的有褐
水里也生青蛙,
水里也养泥鳅,
小的时候,你都看不见他们,
一转眼就声震了天,
一转身就长过寸余
于是啊,
就从小小的芽草,
也长了高高,
也绣出了花穗。

雹子和雨说,我有了你的孩子。
雨都不信。
大雹子就变小了,成了小雹子。
还真是自己的孩子。
没等雨疼惜娃呢,小雹子就化成水了。也就是没等着捧呢就化了。
后来,人类觉得这句话好,就有了“捧到手里怕化了”的俗语。
雨不屑,就显摆自己有手么?!
捧到手里有什么用!
雨嘟囔着进了山,山里远望着就雾气罩罩的了。

雨进城。
下着下着就有了雨声。声不大,下点雹子?那就下点。雹子越下越大,从小雹子到大雹子。
树说,多年了,还痴情个啥?
雨说,胡说。我就是演奏个音乐。还说,城里地硬。还说,城里没庄稼。
说完,就下雨。
不下雹子。
落泪,到婆娑细雨濛濛。

雨下了很长时间,下到后来就开始哭,哭声和黄豆落地的声音差不多。
黄豆就生气了。凭什么像我,学我为什么。生气!
雨也不管,哭声更大了。
黄豆躺地里也不言语了。
后来,黄豆发芽了。
雨也不哭了,也不下雨了。

曾经记得 还是那个夏天
月季花的胭红有了一些流连
直到是 合欢花扬起了笑脸
坐在公车里
有一丝风划过 平静的心田

细数岁月过往的每一个时针的顿点
有些欢喜 有些是伤感
驻留 停泊 到现在的素未再谋面
陌生了时空
是岁月都走远;
长长的未来 未知
和愚蠢的未觉。

因着夏季的漫长
舒展出新叶
衬着墨绿的老叶
立一个花苞
等着鱼肚白起
也比一下
自己的白

不是高傲,
只是生在这高原,还有山巅;
望着太阳起起落落,
在暗夜里低回思绪……

不是矜持,
只是生在这泥土,还有砾石;
陪着云朵浮浮沉沉,
在水汽里渴盼呼唤……

你说,
金光灿烂啊!
是呢,心里盛开出的花,
似是莲花,也还是我。

依山不依山
生在石缝间
可是,那羊儿走过
可是,那驴儿走过
漫山且密的绿草和灌木
都探着头
追风摇摆着

且成一簇
且成毛球
也好,这蓝天走着
也好,这白云飘着
星月如阙的大地与芬芳
都安睡了
静默可怡的

照山且白,
照了白山,
照白了山,
白天到黑夜,
黑夜到白天,
也有太阳,
也有月亮。

照白山,
只是照呗,
也是照呗,
反正是白,
在这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