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白山

依山不依山
生在石缝间
可是,那羊儿走过
可是,那驴儿走过
漫山且密的绿草和灌木
都探着头
追风摇摆着

且成一簇
且成毛球
也好,这蓝天走着
也好,这白云飘着
星月如阙的大地与芬芳
都安睡了
静默可怡的

照山且白,
照了白山,
照白了山,
白天到黑夜,
黑夜到白天,
也有太阳,
也有月亮。

照白山,
只是照呗,
也是照呗,
反正是白,
在这山上。

棕榈花

来,这不是远望的密密麦穗;
虽然没有或淡或浓的香气,
但是,且近;
在无论多高、多尖锐的外表,
唯独的绽放 垂下
这无闻的花

宽肥丰满则甜
圆浑瘦长则苦
待得入了药才去正伊的名
摆出一副鱼籽的样
人类还要怎样

四季啊
都有4月和5月份
且开 且开
自是珍惜的
都在柱头

蝶儿

挥舞或煽动
翅膀,可以遮住天上的云
宠一缕花香,于空气外
和娇嫩的花瓣,凝望羽翼

飞,或许路是千山
或许是晨曦的光影,
于是岁月的斑斓 印记,
于是,这美丽的蝶儿……

一卧茧衣比对这岁月长河,
星河流徙,雨露风和,
铺陈,守护这绿色的山丘草原花木,
待你醒来 入眼锦绣 清香迎面

果香菊

你路过的时候
还在土里平凡的露出嫩芽
嗅嗅没有土气的空气
和你
溅落的尘世

数了一百个数
睁开了眼 金色的瞳仁
俯瞰几十厘米距离外的大地
或许是贪婪的呼吸
垂成白色的裙裾

你路过
说,漂亮的母菊
我不言 你认错了
其实 我是那时那个
还羞怯的嫩芽

豌豆

童话故事里
大家喊你公主
内心和衣服
都是生命的颜色

绽放花几朵
都是红白互和
似那美丽姑娘
红红嘴唇 白皙面庞

尘世秋里忙
躲往豆荚藏
四方收获色
且把青春颜色坚持 倔强

烈日风干都经历
晨昏轮回 周而复始
某天 某人
才识豌豆黄

收获
才是 金色绽放的时节

辛夷

在乎冬季 期春天花綻放
在乎春季 盼夏天葉濃綠
在乎夏季 等秋天干挺拔
在乎秋季 待冬天枝疏離

跌落的枝頭
已輪轉一個完整四季
被裹上了白紗
火烹水煎
治 誰的鼻炎

茳芏

识得季节的更迭
在每一季最开始的那一刻
伸展啊,延伸
想看见、遇见那个相识的
该有的样子 或者年纪

开了花,复还是及不得美艳
于是亦也惭悴 闭出一身分锋芒
那么不堪 秋冬一来
窮窮立着 三角中空
身后是一片沃土 也罢
空了身
还是柔软的躺在大地上

茳芏
还是那个 你要查字典的名字